呈献

中国特稿:经济拓展能手胡衡华调任代市长 重庆国企改革迎向质的飞跃

重庆为期三年的国企改革行动今年步入收官之际,曾在湖南先后主管国企及国资委多年的重庆代市长胡衡华可能把在湘的治理经验转移至重庆,把在渝的经济工作重心放在国企改革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带动作为西部工业重镇的重庆开启新一轮产业升级。

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胡衡华去年12月30日被任命为重庆市代市长,预计将在本月中召开的重庆“两会”(人大和政协年会)转正为重庆市长,并作任内首份政府工作报告。胡衡华主政重庆市政府后,将如何为山城经济发展开创新局受到舆论瞩目。

重庆的国企改革三年行动今年步入收官之际,外界预计,曾在湖南先后主管国企及国资委多年的胡衡华可能把在湘的治理经验转移至重庆。

受访在渝经济学者也认为,胡衡华被调派到重庆主管经济工作,释出该直辖市未来可能以更大力度优先推动国企改革的信号,原因是建设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国家战略,主要还将由国企肩负。

zb_0108_cj_doc7j690yfbehw1f6hd3o3x_08205336_lownc.jpg
重庆代市长胡衡华今年1月4日在重庆一场座谈上亮相。(重庆卫视《重庆新闻联播》视频截图)

58岁的胡衡华去年12月25日卸任中共陕西省委副书记,南下出任重庆市委常委、副书记,履新不到一周后出任代市长。

胡衡华抵渝后,元旦当天在一场疫情防控工作会上首次亮相,形容当前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复杂,要求全市各级各部门提高政治站位,加强工作统筹。

公开简历显示,胡衡华是湖南衡南人,拥有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是一名高级工程师,曾在湖南工作长达30余年,工作范围主要集中在管理国企国资及地方经济。

他从1983年起在国企工作超过20年,其间曾任衡阳钢管厂副厂长、衡阳钢管(集团)公司总经理等大型国企高管。

2005年7月,胡衡华履新湖南省经济委员会主任,此后历任益阳市市长、湖南发改委主任、长沙市市长等。2016年11月中共湖南省委换届时,胡衡华当选常委,跻身副省级,同时兼任湖南国资委党委书记。

据《湖南日报》旗下的“华声在线”报道,胡衡华当年履新省委常委后密集调研湖南国企改革。他当时指出,湖南国企面临竞争能力、创新能力、创新意识不足和资产低效运行“包袱沉重”等深层次矛盾和问题,须实现管运营体制向管资本为主转变,优化产业布局结构,发展混合所有制等。

胡衡华还提出,要“通过债务重组重置努力降杠杆,减负债”,这项主张被北京大学数字中国研究院副院长陈秀万形容为“点到了国企的穴位”。

胡衡华2017年1月在湖南“两会”上也强调,国企改革对提振经济增速、引导经济增长进入良性循环,有不可取代的拉动力,要推动国企股权多元化,实现一定程度流动性,如此才能激活市场。

学者:唐良智和胡衡华是接力棒关系

他也提出,推进国企改革有利于优化资源配置和提升资源利用效率,进而实现通过提升全要素生产率,来推动中国经济中长期的可持续增长,带动财税改革以及收入分配改革的推进,从而推动经济向消费驱动转型。

重庆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蒲勇健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分析,胡衡华的任命释出重庆接下来可能将优先推动国企改革的信号。

他说,中国西部及成渝地区发展条件不比东部沿海,当地发展无法完全依靠民营资本并以市场经济挂帅,“按照市场的话,他们(民企)不会到西部在成渝双城发展,因此成渝双城的发展主要还是靠国企来推动投资。”

蒲勇健指出,上一任重庆市长唐良智任内以重资吸引百余所国内外大学研究机构来渝设立分研究院、分校,市政府并要求这些科研院所将研究成果转化为产品。由于这些科研成果的产业化风险高,民企资本也不如国企雄厚,这项任务须由国企主导,以推动中国产业升级和成渝地区的高质量发展。

他说,由国企推动就需要很会运作国企的领导,由胡衡华接替唐良智,相信是考虑到前者擅长于国企运营,“唐市长和新来的市长实际上是接力棒的关系”。

重庆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已完成总体任务的70%以上

重庆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罗清泉去年12月22日在一场发布会上披露,重庆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已完成总体任务的70%以上。去年首11个月,市属国企的营业收入、利润总额、上交税费分别同比增长8.2%、16.3%和11.7%。

罗清泉介绍,重庆通过国企改革主要取得四个明显成效,包括纵深推进中共领导融入公司治理、完善市场化经营机制、优化资源配置,以及以管资本为主加快职能转变。

一名不愿具名的重庆经济学者告诉《联合早报》,据他观察,重庆国企过去几年始终缺乏活力,在行业当中的头部国有企业相对比较少,没有标志性,这导致重庆难以对国企实行兼并重组。

对于选聘职业经理人,他指出,重庆目前仍大量引入临近退休的官员到国企履职,导致市场化选聘职业经理人比率不高。

蒲勇健则指出,重庆国企改革主要实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将民营资本、外资及企业家精神引入国企,目前完成混改的国企较多,但是否找到很好的企业家把国有资本盘活,现在还看不出来。

他也说:“现在很多民营企业埋怨他在里面有股份,但是可能没有什么说话的权力,这个问题还是比较普遍,就是国企一股独大。”他预计,国企混改后今年可能会聚焦企业内部治理问题,推进国资、外资及民营资本在企业内部的同股同权。

重庆大学经济学教授兼宁波诺丁汉大学讲座教授姚树洁受访时则研判,胡衡华来渝将继续推动综合性改革,国企改革固然重要,但相信胡同时也将持续为民企壮大注入动能,“不管是哪个领导,他都必须两条腿一起走。国有企业做好了,如果私营企业做不好,他就是瘸腿”。

胡衡华: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是立市之本

胡衡华2017年7月出任中共长沙市委书记,主政湖南省会三年期间多次发文及接受采访。他2019年11月曾在《人民日报》采访中较完整地阐述其地方经济发展理念,强调“长沙坚决摆脱对房地产的依赖、对土地财政的依赖,走出一条以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为代表的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之路”。

胡衡华在采访中透露,长沙财政对土地的依赖不到40%。他说:“卖地来钱快,但不可持续;制造业发展慢,但可持续,是立市之本、强市之基。在当前利益和长远利益面前,我们坚决选择后者。”

胡衡华当时还指明长沙要突出以智能制造为引领,围绕产业链打造创新链,强化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着力打好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的攻坚战。

蒲勇健分析,近年成渝地区生产总值(GDP)增长快速,但主要仰赖土地财政。

他认为,胡衡华主政长沙期间实行的经济政策,与成渝经济圈目前的发展需要高度匹配;成渝首先须突破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其次通过建设西部(重庆)科学城孵化高科技企业。

“这些企业发展就是高质量的,因为高科技项目有高的附加值,对环境也非常友好……成渝双城把这个做起来,会逐渐成为整个中国高质量发展的一个源头。”

胡衡华2016年3月接受官媒采访时曾说,在推动智能制造过程中,政府的作用是要“更好发挥”,而不是“更多发挥”,不能过多干预市场、干预企业,要相信市场,尊重市场法则。

蒲勇健分析,目前中国主要靠智能化和数字经济拉动制造业升级,但地方政府推进转型时仍有些“粗鲁”“强行”,企业多大程度数字化其实还须取决于本身所在行业特点及市场环境等。“不是每个企业都一样的比例,这个市长他应该是一个专家,他就懂要通过市场来决定引导企业智能化发展的一个路径。”

重庆面临保增长压力

冠病疫情持续肆虐,叠加中国经济结构转型,高质量发展成为经济新驱动力尚待时日,今年重庆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学者因此预期,胡衡华也将面临保增长的巨大挑战。

据《重庆日报》报道,中共重庆市委去年12月20日召开经济工作会议时,要求稳定经济大盘,把稳增长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把经济基本盘筑得更稳更牢。

会议也要求大力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着力促进各类企业发展壮大;推进科技创新,深入实施以大数据智能化为引领的创新驱动发展,加快建设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推动成渝经济圈建设向纵深发展。

蒲勇健预期,疫情持续下今年重庆经济增长仍面临向下压力,而高质量发展又正处于起步,“要带动经济开始增长肯定还要好几年,在这个转换节点上……今年保增长实际上是很有难度的,今年整个经济也不是很乐观。”

他也说,今年重庆经济工作主要将围绕高质量发展,培育高科技企业,同时为问世的产品拓展国内外市场。

“高科技企业大多数都不会成功,但是一旦成功就会非常好。实际上胡市长来重庆是接受了一个最具挑战性的工作,最难的就是把企业变成成功的企业。”

姚树洁则预期,胡衡华未来施政不会偏离中央定调,即要求重庆同时发展成为重要经济中心及科技创新中心,实现成渝经济圈成为中国增长第四极。“未来四五年,他必须首先要稳定发展重庆的经济,重庆的经济必须持续向前,这个责任相当重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