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指煤炭公司已达“国内市场义务”要求 印尼放宽禁令让37艘运煤船离境

东南亚特稿

吴汉钧

nghk@sph.com.sg

新加坡高度依赖印尼天然气进口,不过,政府已从多方面下手,保障国家的能源安全,包括修法赋予能源局更多权力、进口电力、能源来源多元化、发展可再生能源等。

印度尼西亚禁止煤炭出口近两周后,昨天放行37艘满载煤炭的货船离港。

路透社报道,海事与投资统筹部发文告说,对于那些已经达到“国内市场义务”(Domestic Market Obligation)要求的煤炭公司,出口禁令将放宽。

印尼“国内市场义务”规定,煤炭公司每年必须以每吨不超过70美元(约94新元)的价格,将所生产的25%煤炭卖给国内市场,以确保国内发电厂有足够的煤炭供应。

去年以来,全球经济逐步复苏,带动能源需求和价格上涨。据《印度尼西亚商报》报道,亚洲市场的动力煤基准价已高达每吨180美元,所以印尼各大煤炭开采商没有遵守“国内市场义务”,而将大部分煤炭对外出售以便获利。这导致印尼国家电力公司的煤炭库存在去年底降至危险水平,国内发电厂可能因燃料不足而停止发电,导致大面积停电。印尼政府随即在1月2日宣布从1月1日至31日禁止煤炭出口。

印尼此举导致依赖印尼煤炭的亚洲经济体叫苦连天,印尼煤炭的主要进口国日本、韩国和菲律宾呼吁印尼解除禁令。

菲律宾能源部长库西在发给印尼能源与矿产资源部长阿里芬的信函中说,印尼此举将对高度依赖煤炭发电的经济体造成伤害。面对国际压力的印尼政府表示,将在国家电力公司的煤炭库存达标后,逐步放宽出口禁令。

观察家和能源市场分析师认为,印尼突然中断煤炭出口,可能导致能源贸易伙伴国对它履行合同承诺的能力失去信心。像新加坡那样高度依赖印尼天然气的国家,也有必要重新思考如何保障能源安全。

印尼没履行合同承诺
令贸易伙伴国失信心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兼印尼研究项目联合协调员西瓦格(Siwage Dharma Negara)受访时说,煤炭出口禁令无疑令印尼在承诺落实与贸易伙伴的现有合同方面,开了一个不好的先例。印尼的贸易伙伴未来与它签署协议时,肯定会考虑到这一事件,并要求印尼提供担保,因为禁令增加了它们与印尼的贸易风险和成本。

他说:“落实合同需要政治承诺。我认为印尼政府不应该在没有咨询相关利益方的情况下实施出口禁令。像煤炭出口禁令这样漫不经心的政策,将损害印尼的国际声誉,而国际声誉是印尼正尝试建立的。”

虽然这次印尼只针对煤炭实施出口禁令,但对于依赖印尼天然气的新加坡而言,这是一记响亮的警钟。新加坡目前约95%的电力来自天然气。

天然气与能源咨询公司英国钱伯斯街(Chambers Street)董事范德卢格特(Martin J van der Lugt)受访时说,在天然气方面,新加坡很明显非常依赖印尼和马来西亚的天然气进口。在过去几个月里,这些供应出现中断,所以电力价格一直在飙升。

他说:“印尼禁止煤炭出口以利于其国内市场,此举进一步凸显了新加坡的弱势地位。”

埃信华迈(IHS Markit)气候与可持续能源副总监李如耀受访时指出,新加坡约55%的天然气进口来自印尼,如果印尼对天然气出口实施任何禁令,将对新加坡的能源安全产生影响。

他说,最近几个月,印尼天然气上游生产问题,导致出口到新加坡的天然气供应量减少,再加上全球燃料价格高涨,以及新加坡发电厂停运,导致高电价。

近一段时间以来,印尼西纳土纳(West Natuna)天然气田的生产问题,以及南苏门答腊进口的管道天然气气压持续偏低,影响了新加坡的管道天然气供应。能源市场管理局去年10月的一份文告披露,当时印尼上游设施发生的事故,导致从印尼进口的天然气总削减量占新加坡天然气进口总量的16%至20%。

专家:新加坡能源安全
不会受到太大冲击

李如耀不认为新加坡的能源安全会受到太大的冲击。

他说,新加坡可以通过液化天然气接收站(LNG Terminal)再气化和从马来西亚进口天然气,得到天然气供应。此外,随着东南亚国家对天然气需求日增,新加坡多年前已提出发展成本区域液化天然气交易市场的愿景。如果亚细安能建成管道天然气贸易网络,有助于抵消个别国家能源生产和供应不足的状况。

不过范德卢格特指出,虽然本区域对发展东南亚管道天然气贸易走廊进行了前瞻性的讨论,但现实是,这个愿景并没有得到落实,本区域的天然气贸易仍然支离破碎。

他也说:“新加坡依赖天然气作为发电燃料的状况尤其脆弱,我相信这是新加坡发展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的原因之一,以减少对印尼和马来西亚管道天然气的依赖。然而,其产能并不足以满足所需的供应。”

目前新加坡进口的天然气,七成以上来自印尼和马来西亚的管道天然气。印尼政府两年前已宣布,打算最迟在2023年,也就是与新加坡两份管道天然气合同中的一份到期后,停止向新加坡出口天然气。这无疑对新加坡高度依赖印尼天然气敲响了警钟。

新加坡政府已从多方面下手,保障国家的能源安全,包括修法赋予能源局更多权力、进口电力、能源来源多元化、发展可再生能源等,既减少对天然气发电的依赖,也推动新加坡过渡到低碳社会。